谢系岭

北极圈土著文盲

n刷蝙蝠

丁公子可真好看,假笑得太到位了,明明看出来是假的还是忍不住赞美他的亲切(呸

阿长我真的再戴十层滤镜都不知道我当时为啥粉的他(……)但我就是爱他,哼xxx
丁勾也就是太鸡儿难写了
根本不明白他俩究竟是个怎么回事
如果不是早就认识,丁公子神兵天降阿长突然蹭饭就都很奇怪,而且两个人饭局上感觉玩套路也玩的很熟
如果真的早就认识,阿长偷贡品到底是个怎么回事,他俩又是怎么认识的,而且看起来你勾真的是个无名小卒啊……
饭局那段龙先森和我九叔演技都很可以了_(:з」

btw,才发现我九叔还有个酒窝呢???

记一下梗,免得自己要写的时候忘记了……

黄鹤楼
岳阳楼(不确定要不要写)
喉结
cigarette kiss
扔书
玉坠


#我的记梗永远只有自己看得懂

平心而论,
我是一个脾气非常不好,炸点莫名其妙,说话也特别难听的人。
简单来说就是,
不是啥好人。

7

【转载】[去他妈的时光易老]还想再吹“取拉边”,再睹少年出鞘夏天,只是难再见

My legend.
传奇在我们心里永不谢幕。

Q晴空一鹤Q:

未曾吃过一张红牌,未曾因吃牌停牌一场——传奇理应如此


Elf:



看完退役赛,看完庆典,临睡前看到这篇文,感慨之余想抒发一下心中感受,但语言在这个时候是苍白的,无力的,也许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那就只剩下谢谢,谢谢你赐予我这一段美好的时光与记忆,谢谢你这些年带给我的欢笑与眼泪。



Danke, Danke, Danke, Philipp!



fipstalker:





由...

66

南部之星真的太他妈好听了。
以后没有短了,没有龙哥了。
希望龙哥和短都能回到安联,回到你仁,以另一个身份,捧起今年欠你们的欧冠。
今天没去成慕尼黑,没看成我初心本命短的告别赛,来年我仍奔跑在球场上的本命你锅退役的时候,他在哪我去哪。
再见了我的队长,再见了我的龙哥。
谢谢。
我爱你们。

1

[祁侯]Soup 2

*祁同伟/侯亮平,可能无差
*前文主页,不戳也行
*一个该有的都有该没有的都没有的平行世界
*日常生活,片段灭文
*傻白甜,私设有,OOC
*配合食用BGM:藤原さくら《Soup》

-润唇膏
换季的天是干燥的天。
林华华已经眼睁睁看着侯亮平在十分钟之内第不知道多少次舔了舔他干裂的嘴唇。
“侯局!”林华华终于忍不住了,“嘴唇干不能舔!”
“啊?”侯亮平一愣,看着林华华从包里掏出一支润唇膏扔过来,赶紧接住。
他打量着那个小黄管,挑起一边的眉毛:“你让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抹这个?”
“抹点儿吧,您那嘴唇都快给舔破了!”林华华撇撇嘴,“没颜色,看不出来。”
陆亦可在旁边煽风点火似的补了一句:“不会让祁厅长以为你在外面招惹了哪个小姑...

11 51

[祁侯]Soup 1

*祁同伟/侯亮平,应该无差
*一个该有的都有该没有的都没有的平行世界
*梗来自同居三十题,片段灭文法
*日常生活,傻白甜,私设有,OOC
*配合食用BGM:藤原さくら《Soup》

-相拥而眠
侯亮平怕冷。冬天的时候碍于面子,在人前从来不穿成个球,但是一回到家里,连坐在沙发上都要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至于到了床上,那更是恨不得往被窝里扔两个热水袋。祁同伟坐在床上,靠着床头看书,旁边侯亮平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时不时抬头伸脖子看学长一眼,看对方没反应,撇撇嘴又缩回去了。祁同伟倒像是太阳穴上长了眼睛,放书关灯躺进被窝一气呵成,伸手搂过猴崽子,硬生生把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儿塞进自己怀里捂着。

-做饭
反贪局侯局长为人热情好...

15 66

[祁侯]他年夜雨

*祁同伟/侯亮平,其实无差
*矫情cp脑,私设OOC
*如果喜欢请告诉我,谢谢大家

侯亮平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帘缝里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透进熹微晨光,倒是传来哗啦啦的雨声——这雨从晚上就开始下,看来是现在还没有停。他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亮屏幕看了一眼,吓了一跳。
凌晨三点。
他翻了个身,闭眼。雨声能让人内心平静放松,有利于快速进入深度睡眠。

侯亮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帘缝里透过来的还是携带路边微弱灯光的浓稠夜色,还有一点都没有变弱的雨声。他再次按亮手机屏幕看了一眼,然后坐起身来。
凌晨三点十分。
这个时候他才终于不得不认清现实——他失眠了。

失眠这个词一向远离侯局长的生活。办案时四处奔波,有时彻夜不眠,大量的...

27 50

奇怪的祁侯脑洞求领养

血猎AU


猴子是纯种的血猎
学长就可能,血统不纯那种,然后受到蛊惑or威胁背叛了血猎组织
最后可以HE

随便抛砖引玉一下

“侯亮平始终行走在阳光之下,坦坦荡荡,毫无畏惧。他身上带着吸血鬼最惧怕的太阳的气息。
他冲隐匿在黑暗中的祁同伟伸出手:
学长,我带你回家。”


“侯亮平向着天空开了一枪,打出了枪膛中最后一颗可以致祁同伟于死地的银色子弹。
他的学长冷笑一声,扣动了扳机。
侯亮平闭上眼,等待子弹穿透自己的胸膛,等待风灌进被洞开的心脏。
嘭地一声巨响,万物俱寂。
他睁开眼。
祁同伟开了枪。
祁同伟开了空枪。”

4 13

《嗅觉失敏》文评

正如我先前所说,看到BGM是Almost Lover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一声。那就先从这里开始吧。

“Goodbye my almost lover
Goodbye my hopeless dream”

Almost lover有很多种,他们是最无奈的那种——命中注定。太太笔下的ABO不是寻常的为开车而设定,反而是突出了这种“命中注定”。学长那时的心脏就已经被学弟攥住了一点吧,赶走他身边心怀不轨的人,等待他分化成一个Beta,这样就顺理成章。
但人要如何避开命运自认幽默的玩笑,猴子不仅是个Alpha,还是个嗅觉失敏的Alpha——但是正如作者所说,如果不是他该死的嗅觉失敏,恐怕一向敏锐的学长不会判断失...

4
 
1 / 16

© 谢系岭 | Powered by LOFTER